• 首页 > 小说阅读

    《重来一次,再也不会爱你》大结局在线阅读 夏小糊涂安晚厉正南是什么小说

    《重来一次,再也不会爱你》大结局在线阅读 夏小糊涂安晚厉正南是什么小说

    《重来一次,再也不会爱你》大结局在线阅读 夏小糊涂安晚厉正南是什么小说

    完结
    书名: 重来一次,再也不会爱你 作者: 小糊涂 来源: mp

    重来一次,再也不会爱你安晚厉正南简介:
    重来一次,再也不会爱你小说已完结,精彩节选 声,安晚心里一阵心酸。春梦就春梦吧!他活着的时候,从未和他如此缠绵过,只要能和他在一起,不管做任何事,她都愿意!念及此,安晚抬手勾住了男人的脖子,主动地攀上去吻他,正南,我爱你!果然够贱!厉正南嘲讽地开口,避开了她的唇。安晚诧异,正南,你怎么了?闭嘴!男人不悦地厉喝了一声,按住她...

    时间:2022-11-24 21:28:14 立即阅读

    重来一次,再也不会爱你章节

    第1章 死而复生?

    睡梦里,安晚被一只冰冷的大手撕去了睡裤,压在身下狠狠索取。

    钻心的疼痛让她蓦地睁开了眼睛,看到了在自己身上横冲直撞的男人。

    “正南?”

    惊喜之余,她的心怦怦狂跳起来。

    这深邃的五官,幽深的眸子,刀刻般的俊脸,不是她的厉正南又是谁?

    只是……他三个月前已经去世,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?

    梦!一定又是做梦了!

    这三个月来,她几乎夜夜难眠,好不容易睡着的时候,他又会出现在她的梦里。

    只是,梦里的他,从来都如从前般对她温柔宠爱……今天怎么会做成了春梦?

    瞧着男人熟悉的面庞,熟悉的喘息声,安晚心里一阵心酸。

    春梦就春梦吧!

    他活着的时候,从未和他如此缠绵过,只要能和他在一起,不管做任何事,她都愿意!

    念及此,安晚抬手勾住了男人的脖子,主动地攀上去吻他,“正南,我爱你!”

    “果然够贱!”厉正南嘲讽地开口,避开了她的唇。

    安晚诧异,“正南,你怎么了?”

    “闭嘴!”男人不悦地厉喝了一声,按住她的肩膀,将她粗暴地翻了过去,从身后狠狠将她贯穿。

    “啊……”安晚疼得忍不住大叫一声,额头上冷汗涔涔。

    那种撕心裂肺的痛感太真实,疼得让她很快清醒过来。

    虽然房间里没开灯,但今夜月光皎洁,房间里的一切看得甚是清楚。

    这……

    这不是梦!这是真的!

    “斯,正南?告诉我,这不是我在做梦!你没死对不对?”她颤抖着声音问。

    心里,被一种震惊,惊诧和狂喜席卷着。

    “呵!”厉正南把她的身子又粗暴地翻转了过来,一边继续冲撞,一边抬手捏住了她的下巴,“我没死,你是不是很失望?”

    他几乎是咬牙切齿地问,声音仿佛淬了冰,让人不寒而栗。

    安晚错愕地瞪大眸子看着身上的男人,“正南,你怎么会这么说?”

    是他没错,面容未改,声音依旧……只是气场变得冷了。

    那双看不清楚的眸子里,似乎汹涌着浓浓的怒意,阴鸷得可怖。

    “最想让我死的人不是你么?何必惺惺作态?”男人冷哼一声,松开了她,身下的动作却更加猛烈。

    “我是最希望你活着的人!”安晚顾不上几乎被捏碎的下巴,急切地说。

    哪怕这真的是梦,她也不能让正南误会她。

    “满口谎言的虚伪女人!”厉正南忿忿地说了一句,像头猛兽一样,在她身体里冲刺起来。

    安晚觉得自己就像是飘浮在深海上的一叶扁舟,随时都有沉舟的可能……被撞得连说一句话都没了机会。

    不知过了多久,男人才餍足地闷哼一声,从她身上抽离。

    “我才死了多久,你就这么迫不及待修复了处女膜,着急找下家?”男人鄙夷地冷哼了一声,起身下床。

    甩门的声音让安晚从似梦非梦的迷茫里清醒过来,她瞬间恢复了意识,腾地从床上爬起来,身下却疼得她倒吸一口凉气。

    下一秒,她的双眼被床上那抹刺目的红灼伤。

    是她的处子血!

    难道,刚才的一切都是真的……

    不可能啊!

    三个月前,她亲眼看到正南在痛苦了数月之后闭上了眼睛,怎么会死而复生呢?

    来不及多想,安晚忍住浑身的疼痛,快速套上睡裙,光着脚跑了出去,“正南!”

    第2章 是他,又不是他

    安晚在家里里里外外找了个遍,都没找到厉正南,连个男人的影子都没有!

    可是身下撕裂的疼痛还在,床上的处子血还在,让她惶恐不已。

    天亮后,安晚立刻找物业察看了监控,果然看到了一个男人在夜里23点进入她的公寓,一个多小时后离开。

    而视频里那个长身玉立的男人,正是她那个已经去世三个月的爱人,厉正南!

    “安小姐,这不是你男朋友吗?发生什么事了?”物业关心地问她。

    安晚满脑子空白,茫然地摇头,“没事,没事。”

    她完全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小区,又是怎么来到厉氏集团大楼下的。

    她唯一能确定的是,有个和死去的厉正南长得一模一样的男人,肆无忌惮地进出她的家,还夺去了她的清白!

    安晚走进厉氏大楼,正准备去前台询问,只见电梯那边走过来一对男女,被一堆人簇拥着。

    在看到那个矜贵冷峻的男人时,她瞬间怔住。

    就是他!

    厉正南!

    挽着他胳膊甜蜜笑着的,是本市第一名媛叶菲菲!

    郎才女貌,好不般配!

    安晚几乎是不假思索地,小跑着过去挡住了两人的去路。

    “正南?真的是你?”她红着眼睛问。

    因为激动,声音不受控制地颤抖着。

    尽管那么多证据告诉她,厉正南真的没死,还健健康康地回来了……但在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之下,看到活着的他,她仍是狂喜得难以置信。

    看到安晚,厉正南和叶菲菲同时止步,周围的工作人员也都停下来,好奇地盯着她看。

    男人凤眸一凛,不悦地沉声道,“不是我,难道是鬼?”

    叶菲菲画着精致妆容的脸上滑过一抹不爽,抽回自己的手抱起双臂,不爽地噘了噘嘴,“正南,这位安小姐怎么这么烦,还阴魂不散了!”

    “一个外人而已,打发了便是。”男人抬手安抚地拍了拍她的肩膀,柔声道。

    正南……叶菲菲叫他正南!

    他果然是厉正南!

    爱人起死回生的巨大惊喜,让安晚忽略了他那不爽的神色,喜悦的眼泪簌簌滚了下来。

    她一步步上前,颤抖着双手抚向他的脸,“正南,你没死,真的太好了……”

    “安小姐,请你自重!”厉正南骤然抬手,冷冷地打掉了她伸过来的手。

    因为太过用力,安晚整个身子被打得趔趄了一下,差点跌倒。

    她错愕地瞪大了眼睛,再看向他的时候,被他那双幽深眸子里涌出来的愤怒和鄙夷刺得心头一跳。

    正南那双以前只有温柔的眼睛,怎么变得如此阴鸷?

    冷得让她不敢直视!

    “保安,把这位小姐请出去!”厉正南冷冷地命令了一句,大步离开。

    叶菲菲得意地勾了勾唇,在路过安晚时,上前在她耳边挑衅地低声道,“安晚,你上次差点害死了正南,我还没跟你算账呢!从现在开始,你再敢靠近他半步,我一定让你好看!”

    说完,红唇冷冷地扬起一个弧度,妩媚的眸子里闪过一抹绝狠,转身踩着高跟鞋去追厉正南,“正南,你等等人家嘛!”

    “安小姐,麻烦你离开这里。”两名保安过来架住了安晚的胳膊。

    “我自己会走!”安晚挣脱开保安的手,大步追了出去,却只能看到厉正南和叶菲菲双双坐进了车里,绝尘而去。

    安晚站在偌大的停车场上,整个人陷入了巨大的茫然和不解中。

    他明明是厉正南,可神色和对她的态度又完全不是他!

    到底怎么回事?

    第3章 他没有同胞兄弟

    安晚百思不得其解,想起曾经那个温润如玉的男人,实在无法和眼前这个冷冰冰的人重合。

    咬了咬唇,拿出手机拨出去一个号码,“王晶,我男朋友的情况,会不会突然醒来,又很快恢复?”

    半年前,厉正南遭遇车祸,脑部受到了重创。

    厉家带着他在三个月内辗转全球各大医院,但依然无法唤醒他。

    在此期间,她带着他的诊断情况找了所有认识的医生朋友,但得到的结果都是:爱莫能助。

    三个月前,她悄悄去了美国他所住的医院,亲眼看到医生无奈地通知厉家人:厉正南已经脑死亡,永远无法恢复,建议拔掉氧气。

    只是,厉家对厉正南的情况一直瞒着媒体,外界只知道他出了车祸在医院,无人知道他到底好了没?出院没?

    安晚不知道他们为什么隐瞒,她也不敢去问。

    毕竟,她只是厉正南从未公开过的女友。

    ……

    电话里,王晶用安慰的语气对安晚说,“安晚,都过了这么久了,你还接受不了吗?如果心情不好,我过去看你,带你散散心。”

    “不用,你就告诉我,他醒来的几率多大?”安晚着急地问。

    王晶叹口气,“零几率!第三个月的时候,他身体的各机能已经开始退化,就算有奇迹他醒了,后半生也会大部分时间在床上和轮椅上度过。安晚,节哀。”

    说完,挂了电话。

    安晚听着电话里传来的嘟嘟声,水眸里酝起更浓的犹疑。

    回到杂志社,她用自己主编的身份叫来两位得力干将,把厉正南的照片和简历递给他们,“动用你们所有的资源和渠道,去查一下厉正南是不是双胞胎。或者,有没有和他长得很像,像到连最亲密的人都分不清真假的人。”

    “主编,厉正南不是出了车祸还在国外休养吗?要做他的专访?”下属好奇地问。

    连她身边的人,也不知道她是厉正南的女友。

    “比专访更值得挖掘。这件事你们俩要保密,悄悄进行,但也要尽快完成。”安晚吩咐道。

    “好,一定尽快完成任务!”

    尽管把任务安排了下去,但安晚还是不放心,几乎动用了自己媒体人所有的有利优势,不眠不休地查了三天三夜。

    看着桌上三个人查出来的资料和照片,安晚眉心紧蹙。

    这些资料和照片,都很明确地显示:厉正南是厉家独子,他母亲从曾经怀孕到生他养他,各个时期的照片和资料都有,他没有任何的同胞兄弟。

    安晚抬手捏了捏眉心,望着窗外的夜色,思绪回到了十几年前。

    她和厉正南初中开始就认识,同桌而坐,他家里的情况她又怎么会不熟悉?

    如此说来,眼前这个活生生的厉正南,很有可能是冒充的?

    安晚被自己这个想法吓了一跳。

    突然,卧室的门被人推开,安晚心下一紧,倏地转眸看去。

    一身酒气的厉正南面色潮红,摇摇晃晃地走过来一把拎起她的手腕,将她推倒在旁边的床上。

    “你……你怎么进来的?”安晚强忍住惊慌,问。

    厉正南抬手松了松领带,薄唇嘲讽地勾起,“你的所有密码都是我设置的,我难道会忘?”

    男人说完,邪肆地一笑,倾身压了过来。

    安晚却是满心的错愕。

    上一次他来过之后,她已经把原来的密码换成了另外一个。

    可是他,居然还是知道了!

    他,如果不是厉正南,怎么会知道她常用的那几个密码?

    而且,他居然也知道她的所有密码,都是他给设置的!

    小说阅读

    潮文网 网站地图
    Copyright © 美文,穿越重生的玄幻小说推荐,最经典的穿越异界小说完本